看,这一朵——读高志敏诗集《一朵,不能言说的凉》
编审:佚名  ‖  发布时间:2013-01-05 8:10:56  ‖  查看2636次
  

  相识好多年了,志敏给我的依然是初相识时的印象:优雅的诗性女子、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令我欣赏的淑女。我们这些年来的友谊恰如正常的体温,这温度使我在友谊之外能客观赏阅她的作品,而过热与过冷的温度显然都有失偏颇。无论对人还是对作品,客观最佳。
  她在婆娑桂影里闪烁明眸,才情与美貌并重,人如其诗,暗香飘散,《一朵》就是她洒落一地的香,星星点点,伴着她的人间旅程一路逶迤。人虽过不惑,可志敏绝无中年女子的俗与钝,市井气和烟火气一丁点儿都找不到。
  志敏的诗句是通灵般的剔透,有春天原上草的清新气息,她本人也有精灵般的气质。这诗句让你眼前浮现盈盈笑意飘飘衣袖芳姿温柔的女子,浓墨倚窗前落笔万般意,素笺寄诗韵,是清秋水袖撩云烟,是烛影摇红。而她原本就是江南女子,7岁随父母离开故乡扬州,故乡的影像对于她不过是浮光掠影,但故乡的魂魄却在她身体里扎根,以至于她走到哪儿都带着故乡的印记。她没刻意表达过的故乡与她如影随形,那种模仿不来的气质与生俱来,这让她的诗句也多了一层迷离的烟雨蒙蒙。
  在接过诗集的瞬间,我诧异于那个“凉”字,继而又明白,这是她的匠心偶得,也是内在气质的一部分。人生何处不凉呢?“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这是每个女子都无奈的透心凉。而这世间原本凉薄,让偏激者更加愤世嫉俗,让悲观者更加懊恼叹息。志敏却不偏激不悲观,她是静叹人间的温性女子,善良是她给予别人的暖,一个怀揣暖意的女子其实早看透世间凉薄,只是不语,看破不说破的止语让她的品格更加高拔。她积极入世,也卓然脱俗,是有才华而又让别人感觉舒服的女子。她看这个世界依然阳光满地,她待朋友热忱而真诚,像初春的暖阳或深秋山坡的夕阳,一照到身上就透着惬意的暖洋洋。
  她的诗句读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像我这类尘染较重的俗人,阅读诗歌的标准之一就是舒服。我看唐诗宋词元曲舒服,看志敏的诗也舒服,她的诗某些如丝绸,某些如纯棉,某些如亚麻,是天然的质地,也像节气,她果断删去了寒冬,只保留春夏秋三季,像我们想说而没能说出来的渴望与理想。这意味着她是一个纯粹的诗人,她写诗的动机简单纯粹,最初只是有感而发抒发心情,把萧瑟变为芳菲绕树紫燕呢喃,可写着写着就感动了别人,这感动里搀着她性格里的醇厚。
  冰雪聪明的女子多,而背地里真正仁心宅厚的女子稀罕,志敏二者兼得,所以老天会给她更多福报,也注定她在艺术和生活的道路上都会有更好的修为。无论在从前的青春还是在将来的暮年,她都是依偎在琴瑟和鸣老公身边幸福的小女人。诗歌是她静好悠长岁月里的额外福利,珠玉般的文字升华了她生命中的无形价值,滋养了自己的同时也滋养了别人。
  《一朵》是在月夜逐兰舟的女子,是在微雨小巷里撑油纸伞袅娜而去的女子,挥洒丝丝古典情愫,你靠近她才能嗅到芳香。《一朵》幽微又浩淼,她是一朵落雪,“纯净、美好,路过人间,不为取宠,不为悦人。”
  读这一朵,看这一朵,嗅这一朵,腊梅般的冷香妙不可说。陶陶然熏熏然而不知所以然而。读诗至此境,不亦快哉?

临沂市文学院
表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