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发:一生只为圆一个作家梦
编审:佚名  ‖  发布时间:2012-12-25 8:55:09  ‖  查看2121次
  

 

 赵德发:一生只为圆一个作家梦

                                     《鲁南商报》记者 左肖
    赵德发获奖作品(部分):
  1.短篇小说《通腿儿》1991年获《小说月报》第四届百花奖(1989-1990)。
  2.长篇小说《缱绻与决绝》1997年获山东省第四届“精品工程奖”,1998年2月被《作家报》评为“1997年全国十佳长篇小说”第一名;入围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3.长篇小说《君子梦》1999年10月获山东省第五届“精品工程奖”;2002年9月获首届齐鲁文学奖。
  4.“中国农民三部曲”前两部《缱绻与决绝》、《君子梦》,2001年3月获第三届人民文学奖。
  生于农村,当过农民、乡村教师、公社和县委干部的赵德发,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抛开一切,站起身来,走向了自己的梦想。如今,他的作品已经扬名在外,面对各种奖项和赞誉,他只是淡淡地说,他的作品参与了对中国农村历史的重新思考与梳理;他只是说,“我到底算个什么样的作家,由别人评说吧。”
  9月1日,记者联系到正在日照家中进行小说创作的赵德发。他说,希望通过家乡的媒体,在第十届中国临沂书圣文化节举办之际,以一首七律《临沂洗砚池感怀》,表达对临沂历史文化的敬仰之情:“洗砚池边满翠筠,墨香水韵赛醪醇。为夸私第成兰若,遂请公权纪妙因①。王氏丹心镌伟圣,颜家碧血铸良臣②。琅琊故郡才人众,晋骨唐风代代循。”
选择文学,走上背离仕途的道路
  1955年7月出生于莒南县农村的赵德发,14岁时才开始上初中,但是由于生活所迫,他只上了4个月的初中,就辍学回家挣工分了。他给生产队割草喂驴,一天能挣6个工分。然而有一天,在割满草筐后,独坐于山坡的时候,他内心深处积聚起一种无法言状的苦楚。
  或许命运之神对他产生了恻隐之心,15岁时,因本村小学缺老师,他被选中了。对于这个被农民称为“圣人行当”的美差,赵德发受之若惊。他深知自己的学历太浅,上任后如饥似渴地读书,在乡间搜罗,到县图书馆借阅。8年下去,他成了民办教师中的佼佼者。1978年,山东省统一招收公办教师,他以优异成绩一举考中,从此改换粮本,决绝地走出了那块土地。
  在人的一生中,决定事业与命运的契机,或许就在于一刹那、一个念头。
  1980年的秋夜,冷雨潇潇寒风拍窗。赵德发批改完学生作业,备好次日的课,信手拿过一本《山东文学》增刊翻阅。那上面刊载着山东省第三次文代会的材料,其中有几位作家的发言,讲他们是怎样走上创作道路的。看着看着,赵德发怦然心动:他们能干,我为什么不能干?
  1980年,当赵德发做出这个抉择之后不久,他竟在自己不知晓的情况下被调到公社干了秘书。他白天兢兢业业干好工作,夜晚则偷偷写小说。他每天晚上写到深夜,半年弄出个10万字的大中篇,满怀希望地寄给《十月》,没过几天就被退了回来。长久的劳累和退稿的打击,让他的头发突然掉得厉害,脑后甚至出现了两块斑秃。
  但他没有气馁,而是冷静地做了自我分析。他想,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恰在这时电大招生,他便开始了为期3年的业余学习。他白天工作晚上自修,硬是以6次考试5次在全县第一的好成绩完成了学业。而立之年,他拿到了平生第一张文凭──大专文凭。后来,他还加入了省作协。
  这期间,他从公社被调到县委办公室,不久又被提拔为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并被列为县级班子后备干部。仕途上的一帆风顺并没令赵德发陶醉,他还是不能忘怀文学。然而工作繁忙,根本没有时间写作,他越来越感到痛苦。
  1988年春天,报上登出了山东大学招收作家班的消息,他便决定去报考。对他的这个决定,亲朋好友都极力反对,说你一个庄户孩子混到今天也算可以了,你还想啥?但是,那种发自生命深处的呼唤,还是让他“背叛”亲朋,毅然决然地交出了办公室的钥匙。自从去了山大作家班,直到今天。
文思泉涌,家乡给他不竭的素材
  赵德发弃政从文,令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刚到山大作家班那阵子,家乡政界认为他是从文者,官袍再大也裹不住他的心;文学圈里则有人认为他是从政的,写小说纯属心血来潮或附庸风雅。无论文圈政界,都视他为一个闯入教堂的异教徒。
  但无论处境多么尴尬,任凭人言如潮,他仍下定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于是,他成了作家班最为勤奋的一位学子,晚上和星期天,空荡荡的教室里常常只有他一人独坐。他回眸家乡沂蒙山,以崭新的切入角度和别致的语言形式,写出了《通腿儿》。
  这个短篇小说在1990年第1127期《山东文学》作头题发出后,《小说月报》很快作了转载,不久该刊又授予其第四届百花奖,最有权威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中国青年出版社的短篇小说选本,都把这篇列为开卷之作。一时间,文坛争说《通腿儿》,赵德发这个名字为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文学评论界认为,《通腿儿》不但是他短篇小说中的精品,也是当代短篇中少见的佳作。
  从此,他一发而不可收,中篇、短篇接连不断,让人们目不暇接。到1994年底他已发表了上百万字的小说作品,出版了两部小说集,多部作品被《新华文摘》、《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国文学选刊》等刊转载,多次获省级以上文学奖。“家乡的变化非常之大,就说临沂城,与20多年前相比,面积大了10倍不止。”如今赵德发仍然经常回家乡看望年迈的母亲,家乡的变化也让他惊叹。他说,他那些与家乡息息相关的作品,像家乡土地上收获的粮食一样,每一个字都饱含着土壤的成分。
情倾故土,十年写就“农民三部曲”
  赵德发写了那么多的优秀作品,拥有众多读者,但他自己却一直感到,还没写出能够显现出他生命价值的东西。那么,他到底要写什么呢?
  他向记者讲了这么一件事:那一年他回老家,与母亲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便信步走到村外一道地堰上坐了下来。他眼前是大片大片的土地,是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厚土。那个时刻,他与土地久久地彼此凝视着。他想到土地几十亿年的历史,想到几千年来人类为她而进行的争斗。土地就顺着赵德发的思路,慢慢幻化出灵魂与骨肉。恍惚间,他看到了浸润全身的农民的血泪。他心头翻了个热浪,眼泪夺眶而出:你是希冀着我来写你呀!
  为了写好这部作品,赵德发认真准备了两三年。他广泛搜集资料,挖掘素材,研究有关经济学理论,重读同类题材的名著。到1994年秋天,作品的主人公──一个一只脚大一只脚小的农民在赵德发的眼前出现。接着,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大群。他们在一个叫作天牛庙的村子里、在鲁东南的棕色土地上忙忙碌碌地生活着。他对自己说,好了,可以动笔了。
  他要用三部长篇小说,全面而深刻地表现中国农民在20世纪走过的路程,他们的苦难与欢欣、他们的追求与失落。这就是后来的“农民三部曲”。第一部《缱绻与决绝》描写近百年来因土地几聚几散而带来的农民命运的巨大变化,受到了文学界的广泛好评。接着赵德发又用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了第二部长篇小说《君子梦》。随后他的第三部长篇《青烟或白雾》也完成了。
  从吃过1995年春节的饺子开始敲出第一个字,到200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让赵德发对这三部书进一步做了加工修改,成套推出,至此,他耗时10年苦心经营的这一宏大工程终告竣工。
温润心灵,让写作回到根上
  近几年,赵德发反映当代汉传佛教文化的“佛道姊妹篇”《双手合十》、《乾道坤道》先后问世。他说之所以对这些题材感兴趣,是让写作回到根上。赵德发认为,小说从来表现的都是人的心性,是温润心灵的一种东西。“我虽然才疏学浅,但也想做些尝试。我是直接将目光瞄向了儒、释、道三家,用长篇小说的形式,表现它们在当代中国的存在形态。”赵德发说,《乾道坤道》这部小说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做了大量的采访和案头准备,走访了全国多座道观,获得了大量素材。同时,道教文化方面的阅读量也是很大的。“我希望通过这部长篇小说,让人们对‘百姓日用而不知’的道教文化有一番了解。”
  自1980年开始创作,赵德发至今已发表、出版各类文学作品500万字,大量作品被转载并获奖。他的主要作品长篇小说“农民三部曲”《缱绻与决绝》、《天理暨人欲》(原名《君子梦》)、《青烟或白雾》以及“宗教文化姊妹篇”《双手合十》、《乾道坤道》,先后获第三届人民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四、第八届百花奖,首届齐鲁文学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第四、五、七届山东省精品工程奖等。另有《中国作家》等刊物奖十余次。《缱绻与决绝》曾入围第五届茅盾文学奖。今年赵德发的《君子梦》被拍成一部20集的电视剧,片名《祖祖辈辈》,即将于9月播放。
  在中国当代作家中,赵德发可能是最执着于人与土地关系的思考和写作的作家,而且几乎处于所有的潮流之外。但是面对记者的访问,他却说,“我到底算个什么样的作家,由别人评说吧。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多出作品是我最大的心愿。目前我正在酝酿新的一部长篇小说,希望写出之后能让读者喜欢。”
  注①:东晋时,临沂王氏家族因避战乱南迁,舍宅为寺。金皇统四年(1144年)普照寺重修,筑亭刻碑,觉海禅师四处奔波,集柳公权字以记其事。
  注②:王羲之故居有五贤祠,供奉临沂籍圣贤诸葛亮、王祥、王览、颜真卿、颜杲卿。
临沂市文学院
表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