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海东:80后,我们集体怀旧
编审:王慧敏  ‖  发布时间:2011-11-13 11:31:30  ‖  查看3386次
  

 

《沂蒙晚报》记者:王慧敏 

 

    “季海东,非女,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臭小子一坨。山东临沂人,工人后代,城市户口。少时混迹四合院,交友甚众,有少侠遗风。2003年毕业于吃饭专瞌学校(咸宁师范专科学校),码字儿专业(中文系),足球中场发动机,情感专家终结者。始作文,没谱为风格,拧巴即境界。曾为记者,现当蜡烛(教师)。事业稳定,家庭稳定,生命特征稳定。商业征文,获过全国特等奖;文学征文获过全国一等奖。写有长篇小说《化学心情下的爱情反应》《我们关于爱情的种种表达》,文化随笔《咸宁师专的狐步舞》,隶属最新新锐作家群,2010年出版长篇小说《咱们小时候》。”——摘自季海东自序

 

    《咱们小时候》唤起80后的集体回忆

 

    2010年6月,80后季海东拿到了他的第一本书《咱们小时候——属于80后的鸡零狗碎》。

 

      这是一本写给80后的小说。

 

      各大读书网站这样介绍它:“上世纪80年代的北方小城临沂……纪北和他的哥们儿杨凯、林科等人玩着打玻璃珠、扔沙袋、抽陀螺等游戏,看着变形金刚、葫芦娃、圣斗士等动画片,吃着糖稀、酸梅粉、爆米花等零食,一起经历着荒诞无知的年少时光。直到他们遇见了各自的姑娘。纪北所经历的事情,是属于全体80后的鸡零狗碎,一幕幕的成长片段可剪辑成80后的集体记忆,幽默诙谐,让人忍俊不禁。”

    像所有80后一样,季海东经历着成长、升学、就业、结婚、生子的人生种种,而他不同于大家的是,季海东把家乡临沂的发展作为他小说创作的大背景,将自己的经历与奇思妙想艺术地“码”成了一部部文学作品。最初《咱们小时候——属于80后的鸡零狗碎》是连载于网络上的,结果是季海东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成功。网络连载为季海东聚集了极大的人气,也为他聚拢了大批粉丝。他的追随者多数为80后,对童年的记忆充满了留恋。钟楼大厦、东方红广场、百货大楼,老沂河桥……那些老临沂的标志性建筑;骑着“偏三”的警察叔叔,上树、打鸟,欺负女生,那些年少时的调皮行径……熟悉的历史,温馨的童年画面,幽默风趣的语言,《咱们小时候》唤起了无数80后和临沂人的共同回忆。网友们纷纷发帖抒发怀旧之情,一位名叫老四的网友说,“纪北、杨凯、林科,好像就活在我的回忆里,活在我的小学、初中、高中,活在我的前半生。他们做过的,也是我做过的。”

 

     对于大部分写作爱好者来说,出书几近奢望,也有一少部分有条件的人可以自费出书满足自己的出书梦。若由出版社主动找上门来给自己出书,足以引来众多艳羡的目光。

 

     《咱们小时候》在网络上的轰动终于“惊动”了北京的一家出版公司,2009年底,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给季海东寄来了出版合同。几个月后,季海东第一部变成铅字的小说出版发行了,《咱们小时候——属于80后的鸡零狗碎》成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对于初出茅庐的季海东来说,他非常珍视这样的机会,但又时刻保持着惯有的谦虚和淡定:“我就是一‘码’字儿的票友!”

 

    《早恋》开启的手抄本时代 

 

     谈到自己的创作源泉,季海东相当轻描淡写:“我觉得我只是把经历的东西讲给大家听,要不我怎么称自己是“票友”呢!”季海东喜欢把自己当成文学创作的“票友”,在他看来,他的作品都是由心而发,来源于生活,因此他的所有作品都带有极强的自传性质。

    季海东又是一个十分恋旧的人。像所有80后一样,季海东也在逐渐感受到,他们肩上的社会责任开始慢慢重起来,压力开始大起来,这样的80后难免会去怀念,难免想在记忆中去寻求些许的美好。

 

    季海东告诉记者,在他的创作中,肖复兴对他的影响最大。“肖复兴应该是我的第一个启蒙老师,而他的《早恋》给了我一个要写什么样小说的概念。《早恋》是我国第一本触及中学生感情的长篇小说,肖复兴的思路大胆而敏锐,语言清丽、质朴、起伏跌宕,真实地反映了这些豆蔻年华的孩子们对人生、对事业、对爱情的思考和探求。”

 

    如果说肖复兴给了季海东一个文学的概念的话,那么真正让季海东拿起笔来写作的,竟然是因为一个女同学的一句话。“初中时,同学们流行看世界名著。我清楚地记得,有个女生总是捧着世界名著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声,当时也是年少轻狂吧,就非常不服,感觉不就是个写个小说么?有什么难的!”于是,校园文学、武侠小说,季海东尝试把自己身边的点点滴滴融入到不同体裁的文学创作中。

 

     高中时期,是电脑还不是很普及的年代,季海东的创作完全要靠手写。他坚持每天写作,日积月累,到他有条件在电脑上创作之前,季海东已经手写了60多万字的作品。

 

     他的第一部小说是篇充满了青春气息的校园手抄本,洋洋洒洒15万字。小说以季海东的生活为蓝本,记录了他和同学、朋友们在校园发生的一段段质朴、青涩的校园故事。季海东身边的许多同学都在小说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们互相传阅着这本关于自己的故事。以至于现在还有许多同学都记得那本小说主人公的名字。但令人遗憾的是,季海东心目中的“处女作”却在同学们的赞扬中遗失了。“也或许是因为丢失了的原因吧,我感觉那部小说自己还是相当满意的,当知道这本手抄本丢了以后,那种遗憾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但我的偶像肖复兴也遇过类似的事情,他当时写的小说手稿放在铁箱子里,下雨没搬回来淋坏了,想到文学大家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也就不那么遗憾了。”而今谈起那本手抄本,季海东已经释然了。

 

    《狐步舞》捡拾“碎了一地的青春”

 

     经历了青春期的懵懂与彷徨,季海东的文学素养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创作的深入开始慢慢积淀。到大学时,他已经成为学校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写过文化随笔,写过小说,连篇累牍的发表在校内刊物上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校文学社社长、中文系宣传部长,身兼数职的季海东在大学校园里也曾肆意“青春”着,曾经染过一头黄毛,也曾跟一群调皮捣蛋的同学一起补考“写作”,把同学们笑趴在桌子上。喜欢逛街买一堆无用的盗版磁带,喜欢在阴湿昏暗的角落里一边啃甘蔗一边打台球,喜欢趁机偷瞄隔壁桌美女电脑屏幕上的QQ号,喜欢穿着阿森纳(系队)的球衣穿插跑位于中场或前锋之间,也因为“中场发动机”的角色而造成了大腿骨折的重伤。

 

    2001年,大学二年级的季海东在榕树下发表了20万字的长篇小说《化学心情下的爱情反应》。他第一次尝试到了成名的滋味。因为出名,季海东屁股后面总有一群学弟学妹追随,也因为出名,季海东才认识了现在的妻:乔。大三毕业的最后两个月,季海东也终于攥住了校园爱情的尾巴。那时,季海东和乔为了能在一起,他们面对面坐一张桌子,她假装学习,季海东假装写小说,每天五六千字的速度见证了他们爱情的魅力。毕业后,山东临沂和湖北赤壁的距离,让他们一起失恋。季海东成为临沂市兰山区枣沟头中学的一名教师,乔也顺利地进入湖北一所中学。但距离的遥远终究抵不过爱情的吸引力。2004年,乔不顾家人的反对,放弃了湖北优越的工作和生活,追随着季海东来到临沂,定居在了临沂。

 

     乔积极进取的精神一直是季海东创作的不竭动力。“我本身的惰性很大,好多东西要是没有妻子的督促,恐怕我也写不出来。一次征文比赛,她就一直鼓动我参加,我被唠叨得快崩溃了,一生气花10分钟写完,结果得了一等奖。”“《咱们小时候》,要不是妻子,肯定不会有出版社找上门来。”季海东告诉记者,当初他写成了这部小说后,从没想过会拿到网络上连载,乔欣赏季海东的作品,也认定会有庞大的读者群,才帮他在网上连载。在她看来,文学不能只满足于自我欣赏,当它拥有了读者,实现其社会价值,才是完整的作品。

 

     季海东说:“我的身边总有许多善良的人,他们安于生活,因为善良,也就可以包容我的许多弱点,在这种善良的氛围里,我的小说愉悦地成长壮大。”2006年,季海东开始写《咸宁师专的狐步舞》,他用近14万字去“捡拾”十年的青春记忆。

 

    采访结束时,季海东告诉记者,一家台湾的出版社看中了他在网络上连载的《一根爱情,两瓣青春》,目前双方正在洽谈中。

 

    从年少轻狂的毛头小子,到而今为人师,为人夫,为人父。从同学之间流传甚广的手抄本,到装帧考究的处女作。季海东的人生轨迹和文学创作之路大有渐入佳境之势。

临沂市文学院
表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