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英子   时光里的珠贝
编审:佚名  ‖  发布时间:2011-11-13 11:43:37  ‖  查看2088次
  
时光里的珠贝
——— 读高明先生的散文集《那年,放电影》
                                                ◇胡英子
  似水流年,让记忆的花朵再次绽放,让温馨的片断再次定格,让跌宕的旋律再次回响……捧读高明先生新近出版的散文集,每个读者都有很多感悟涌上心头。
  古人云:书画为心之像。文学作品,皆为文人“自我表达”的工具,若以体察作者真实的内心世界,非散文莫属。从某种意义上讲,《那年,放电影》正是高明先生人格精神、情怀胸襟的写照。逐篇展读,这些笔意潇洒的文字,是他心灵的清泉,岁月的骊歌,他富情趣,善感兴,有磅礴的诗人情怀。除异域走笔之外,最能代表他创作水准的,首当推赋,分别在《光明日报》发表的《临沂赋》、《百廉赋》和在《人民日报》刊发的《临沂建城记》等赋体文,字里行间飞扬着俊逸之气,上抒怀古幽情,下接悠远的人文脉络,用词谐妙,借典移古融化无痕,宛若游龙一气呵成。读来朗朗上口,雅韵深致,格调清新,为历年来罕见佳作。由此可见他纯挚深厚的创作功力,也让读者感受到美文的绵悠香气扑面而来。
  高明先生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践行者。行者无疆,他的人生经历堪称丰富多彩:从学校到工厂,从军营到地方,从新闻到文学,从文学到书法。他在人生旅途中时时求变,这“变”,让人生多了内涵,增了分量。这本二十多万字的散文集,包罗万象,共收录了他近年来在各种报刊发表的六十篇文章,其中大部分文章在《临沂日报》周末副刊银雀版以笔名黎明、“高瞻天下”专栏的形式刊载,有些散文佳作多刊于《齐鲁晚报》、《文汇报》、《人民日报》、《散文》(海外版),以我粗浅之见,他的散文内容可分为这几类:军营怀念、异域随笔、家乡讴歌、季节感怀、亲情印记、友情佳话。在临沂城长大的高明先生,对我们脚下这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蒙山沂水是他创作的背景和灵感的缘起,形成他的独特创作风格和艺术魅力。
  异域随笔是本书中的一大看点。说是看点,一则是对异域的风土人情的描摹体贴入里,二则是他的每篇见闻感受都充满了“适我性情”的哲学风格。十几篇游记,从亚洲到美洲,再到欧洲,高明先生以坚实的脚步行走、记录,在悠然畅游的旅途中,不仅以旅者的身份充分感受着异域闲逸的生活情趣,而且以行者的思考将心中的深情拓展到更广阔的人生层面,如《心中的特里尔》,虽开篇平淡,朴素中却有深长滋味。这篇文字像一种期盼一种心灵的召唤:“当我们驱车来到德国特里尔这座心中向往已久的城市时,竟然能够不用向导,凭感觉找到了位于布吕肯大街10号马克思故居。”“马克思主义——— 我心中的永远。”此文的后半部分,他转换另一副笔墨,怀古之情幽深,引导读者读出了历史的沧桑:“上千年的历史遗迹在这个曾是大主教的驻地和选帝侯的首府俯拾即是,这些砌就辉煌岁月的石块已经布满了青苔,景深处葛藤如髯,石缝中也长出了胳膊粗细的小树,俨然一位石化的罗马老人,倾诉着一派悠远的苍凉。”文中的深沉感喟,对沧海桑田的变迁,历史在时空中无情流逝的凭吊,非久历沧桑者不能感知领会;《美丽夏威夷》,兴致盎然的叙述中,浪漫气息充溢,感情真挚细腻,跳跃着引人入胜的烂漫情怀与童真之趣:“一片细软的雨水从天而降,就像是雨绸一样,轻飘飘拂过我的脸,我试图伸手去抓它,它逃得好快。循着这踪迹,抬眼却看到了彩虹。近在咫尺的彩虹!你能相信吗?这样的彩虹是有香味的,淡淡的青草和着雨水的清香。真怀疑自己不小心走进了童话世界,去寻找那个海的女儿的梦……”;在《漫步日内瓦》一文里,文风简约,笔意安详,敦厚洋溢笔端,营造了一个不雕琢却真趣自现的艺术境界:“我把从临沂带来的煎饼掰成片状,洒向湖中成群的天鹅,它们很热情地悠哉游哉地划过来,争先恐后地抢吃。”也有细腻灵动惹人遐思的湖水、花钟的描写;“如画的草原,壮观的雪山,澄澈的湖泊……绿色的溪谷,精致的木屋……”一派田园情怀使读者如身临其境,感受颇深;在《华彩剑桥》里,大段结构颇妙的文字既是客观景物的具体呈现,也营造出疏离红尘的隐居氛围,引领读者进入到清逸境界:“若说剑河是剑桥大学的灵魂一点也不为过。因着它,更凸显出剑大那份学术的灵秀韵味……云霭低垂,流水小桥,绿草如茵,树木葱茏,融乡间农舍之静美和古典建筑之精美于一身。”隐喻他追寻自然的清远的出世情怀;《哈瓦那见闻》,琢意练句,有烘云托月之妙,颇具声色之美,“哈瓦那上空飘起了毛毛细雨,雪茄色的阴云下,加勒比的海水几乎是黑色,不时有阳光从云层中钻出来,洒出圣洁的几缕。”这段描写,如一幅苍茫的油画跃然纸面,看似飘逸的闲游中透出现实羁缚重重的无奈心绪,也透出面对时间、空间、生命、历史一往情深的思索和感念。
  在描写军旅生涯的回忆文章里,他情志真纯朴厚,起伏的情绪轨迹里含着回忆相聚时的无限投契,心底涌动的无限眷怀,在看似内敛的感情里流溢着丝丝入扣、温情脉脉的艺术魅力。如《连长老孙》,在昔日再现情境里弥漫淡淡的感伤;《卖鸡蛋的小姑娘》则蕴涵着人情美人性美:“军车开动了,慢慢驶离了白草山……只有那身穿蓝色碎花衣服,挎着篮子卖鸡蛋的小兰站在村口,孤单的身影留在了我们每一个学员的眼里……这凄美的一幕让我永远难忘。”
临沂市文学院
表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