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非诗歌《妈妈》赏析
编审:佚名  ‖  发布时间:2011-11-13 11:41:53  ‖  查看13459次
    江非在《一份修订的个人提纲》中写道:“诗歌就是‘风,雅,颂’。就是对时代的介入、批判,以及对广阔民生的记录、关注、承担;就是对个体生命、事物本身,以及客观存在的世界关系的个人阐释;就是对民族、祖国,以及更为恒久的自然事物和人类精神的壮烈歌唱。”《妈妈》正是这样一首以现代化的视角关注在农村度过她们一生的母亲的生存状态的诗,其中夹杂着对这个默默付出日渐衰老的伟大女性地深深悲悯。 


   除意象的选择外,这是一首结构清晰经得起细读的好诗。诗歌的题目叫《妈妈》,而诗中直接写“妈妈”的诗句只有安排在全诗最后的五行,在这之前却有十五行,在形式的安排上,“妈妈”就处在边缘化的次要的地位,而这正是诗歌所要记录的“妈妈”在这个现代化社会的生存状态。《妈妈》的写作很好的把形式纳入了内容的范畴。


  诗中“地铁”、“电车”和“玛丽莲•梦露”三个现代化意象的出场在前十五行诗的前后部分恰好构成一一对应,且表达方式一致,构成诗歌内在语意的强化、延伸和自足,同时避免了和第五行到第十一行诗中出现的“飞机”、“点钞机”、“印钞机”这三个现代化意象表达方式上的重复,形成诗歌气韵上的变奏,颇似古典诗歌中骈偶句与流水句的交错运用。此外,这六个现代化的意象和用来说明它们的“辫子”、“裤子”、“白雀”、“大屋”、“小河”构成“妈妈”眼中陌生和熟悉两个截然不同的经验体系,呈现给我们一个生活视野狭小甚至在现代语境中显得极其局促的农村女性的形象。诗歌的视野也随之进入“妈妈”的生存状态。“妈妈”没有“玛丽莲•梦露”那样可以多方展示自己女性美丽的服饰,她的全部生活就是生存,关心粮食和蔬菜,砍柴、背柴,不停地劳作,甚至在天黑的时候,还要“第三次”背回更多的柴火,而“三”在古代往往是一个虚数,指向数目之多,所以其中隐含了无尽地付出和生存的艰辛。这是“四十六岁”的“妈妈”,也将是“六十四岁”的“妈妈”!妈妈,我看见你在山坡上的身影日渐衰老!


  和江非同时被《诗刊》推出的诗人雷平阳在他的诗歌《背着母亲上高山》中写道:“背着母亲上高山,让她看看她困顿了一生的地盘。真的,那只是一块弹丸之地,在几株白杨树之间,河是小河,路是小路,屋是小屋命是小命。我是她的小儿子,小如虚空像一张蚂蚁的脸,承受不了最小的闪电……没有边际的小,扩散着,像古老的时光一次次排练的恩怨,恒久而简单”。这大概就是《妈妈》最好的注脚了吧。(方依德)

附 《妈妈》

江非

妈妈,你见过地铁么
妈妈,你见过电车么
妈妈,你见过玛丽莲•梦露
她的照片吗
妈妈,你见过飞机
不是飞在天上的一只白雀
而是落在地上的十间大屋吗
你见过银行的点钞机
国家的印钞机
门前的小河一样
哗哗的数钱声和刷刷的印钞声吗
妈妈,你知道么
地铁在地下
电车有辫子
梦露也是个女人她一生很少穿长裤吗
妈妈,今天你已经爬了两次山坡
妈妈,今天你已拾回了两捆柴禾
天黑了,四十六岁了
你第三次背回的柴禾
总是比前两次高得多

临沂市文学院
表格下载